我姓隽

太阳真他妈好

小杭软糖♡:

吞拿鱼蛋:



非常非常精彩的一篇。




臧无:







记得这篇……当初大学生来了那时候看到的,特特特特喜欢,评论里表白后过了没多久出了点事儿姑娘就删了……我那个心啊……








徐肆迁:















找到了…啊。
















Maya:































【在我不自知的时候,我仿佛喜欢过你。当我与你走远的时候,我认为那是幻觉。】
































刹车:































































*写个不用费脑子的
































































*取名水平向大张伟看齐
































































*编的……
































































*以及我补充问一句啊……有谁还记得我上一个坑么……现在翻到第五更有惊喜哦……
































































































































































































































































——“那种今天太阳真大我真开心的歌写着有什么意思,我神经病啊!”
































































































































































































2017年。
































































































































































































“这次提名华语榜中榜最佳人气奖,您有什么心路历程么?”
































































“薛之谦您这次获得最佳人气奖,您觉得是您段子的功劳么?”
































































“薛之谦……”
































































“主要要感谢我的公司海蝶,感谢我的经纪人,感谢我的家人,感谢我的朋友,最重要,感谢一直支持我的歌迷朋友。”薛之谦没理那个又提自己段子的人,一连串的感谢念了出来,觉得自己收拾一下就可以转行说贯口了。
































































“薛之谦您对去年大火的段子手cp怎么看?你说真爱大张伟是真的么?”
































































下一个问题刚一出口薛之谦就觉得脑仁有点疼,他愣在那里,觉得采访处的大灯烤了自己一脸油。
































































































































































































































































16年发的新专辑火了。比段子火。火到他出门买栗子都会被一帮小姑娘围起来尖叫,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求合影。薛之谦比较欣慰的是她们还不忘排队。接着就是大大小小的奖项拿的手软,薛之谦诚惶诚恐,神经衰弱的毛病又有点冒头,开始老是在晚上醒过来掐自己胳膊肉。
































































疼。
































































这才能满意的睡去。
































































后来时间久了也就没什么兴奋感,搞音乐的人可能都有点这气质,拼死拼活求到的荣誉总会被对下个目标的追求所掩盖。薛之谦也学聪明了,再遇到买栗子时候被人围起来合影他也不让她们排队,直接大合影一张让这帮小姑凉建了微信群自己分享。等到后来跟着求合影的开始有了汉子,薛之谦有点好奇,等人散了追过去问那个挂着大金链子的人喜欢自己哪首歌。结果对方坦诚的告诉薛之谦,“主要是你女粉丝漂亮。我想加个联系方式。”
































































薛之谦点点头,拿着热乎乎的糖炒栗子往回走,对于自己火到已经可以当红娘这事开始有点真实的体验。
































































新专辑还是一样的费劲。薛之谦词曲全包,每天在工作室对着稿纸发愣。鸣鸣姐开始有点恨铁不成钢又兼担忧自家傻艺人把自己头发连带性命都交代在新专辑上,“你别这么急着写,先休息下,上张专辑还正在风头上呢。”
































































“我想做点不一样的。”薛之谦跟没听见一个样。
































































“是该创新,但是别急着这一时啊!”
































































“你说我找大张伟合作怎么样?他不是edm特牛么?!”薛之谦来了兴致。
































































他看见张鸣鸣一下子尴尬的脸知道自己又提了不该提的东西,他也觉得荒唐,赶快岔开话题,“玩笑玩笑。”
































































































































































































大张伟。
































































































































































































他和大张伟算不上熟。虽然名义上两人曾经是一时风头无两的段子手cp, 有多火,这么说吧,有本事请他两一起打广告的牌子给的钱,可以让小马甲每日配着猫狗九宫格发一星期的小广告。张鸣鸣第一次听到价码的时候都惊了。她给了个特俗的比方,“一次发掉一个卫生间。”
































































不过估计是价码实在太贵,后来也没几个人真找他两一起打广告。倒是综艺节目常常碰见对方。
































































毕竟电视台还是有钱的啊。嘿嘿嘿嘿。薛之谦拍拍大张伟的胸,很熟的样子。
































































其实他挺高兴的,他把这归结为大张伟有趣,合作一场下巴要脱臼五回的那种,录完节目回家都没法吃饭,只能喝粥。但是后来想想又觉得有点不对,他高兴的不只是节目合作多,还有微博合作少。
































































一个微博抵一个卫生间的活啊。薛之谦你完了,这种钱少你居然觉得开心。你完了,你的初心呢?
































































薛之谦也不懂为什么。
































































后来有个节目又请了他两去,难得正经的音乐节目,没拿他两段子手当爆点,大张伟上台来了个现场版的咻一咻,配打碟那种。
































































燥,太燥了。
































































跟高中正午的太阳晒得人发烫,头发疯长疯长的一样,跟楼下看门大爷扯着自己破二胡自得其乐是一样的,跟体育课跑啊,出汗,塑胶跑道快被烤化了一样。热啊,渴啊,妈的冲进小卖部刚好有冰好的冰红茶。
































































什么太阳真好我很高兴。
































































大张伟根本就只想说前半句。
































































等到薛之谦上场唱那首初刚刚好的时候,他老觉得音箱线都还烫手,声音平白无故地多了些火气,他一边唱一边想这他妈哪里是刚刚好啊,自己唱的这是刚刚好么,一副不死不休不到磨碎了所有的好的坏的就不肯放手的架势。
































































“我们的爱情 到这刚刚好。剩不多也不少 还能忘掉。”
































































薛之谦唱high了。他从来就是一个在意重视观众的人,可这回他连机位在哪儿都给忘了,一边唱一边想回去马上写首强求。
































































































































































































薛之谦一直觉得自己情商挺高的,属于那种心有旧情还能处理得两人都不尴尬的那种。他对感情的基本态度就是不强求,就算分手也得给两个人再见留余地。
































































要不怎么说你万年备胎歌么?张鸣鸣吐槽。
































































薛之谦自己觉得没什么,写自己喜欢的音乐是他的追求,不然自己赚那么多是干嘛?好不容易对得起自己值钱这个名字我还要看别人脸色写歌????
































































搞清楚谁是金主好么?!
































































结果那次录完火星情报局,和汪涵几人出去吃饭,无意中提到了大张伟。
































































“他就跟个小孩一样,以前来上节目还说,分手在北京西单哭十几个钟头,哭得走不动路,警察给送回去的。”
































































薛之谦肃然起敬。
































































真的,他觉得自己够能折腾了,这么多年为音乐遍体鳞伤死活不撒手已经够折腾了,但是大张伟属于一个意外。
































































































































































































存了写强求的意思,薛之谦却没放到专辑里去,一是时间跟不上,二是——
































































怎么说,想想和唱出来还是不一样的。薛之谦一半的真心都放歌里了。唱得太真情的嗓子往往不会说什么煽情的话,他唱。
































































唱出来就一切性质都要变。
































































薛之谦毕竟没有张伟那个在街边哭到瘫痪的脸皮和神经。
































































总之不熟的话。哭起来都没什么立场。
































































































































































































两个人到底哪个节目认识,薛之谦早就记不得了,回头看网络上粉丝的总结才意识到他们铜矿的额真早。可是彼此有印象都是舞林大会的时候了。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好印象,一个不甚灵活的胖子,一个歌火的要命的前主唱,一张特别特别烦人的嘴。
































































特别烦人,受不了,神经病。
































































他扒着门框看对方跳舞,心想这回肯定能赢了。
































































接着就是过年时候被疯狂转发的段子,两个人莫名其妙成了网友最想撮合的一对。其八卦程度让薛之谦发指,两人都是服务观众的老艺术家做派,那就见一面呗。录完天天向上回家过年,初五一转头看见电视上正播着呢。
































































薛之谦头一回意识到自己喜欢扑人。结果全程和大张伟就没几个单人镜头。
































































他吃了口粉丝虾。
































































大张伟挺有趣的,他想。
































































































































































































后来上我是大歌神,配合节目组,强力营造cp感,薛之谦也不懂什么叫cp感,南北段王,这种名头套起来倒是挺合适,可实际上两人差了十万八千里,大张伟看着也不懂什么叫cp感,两个人强力配合,同上同下,有种迷之尴尬。
































































他尤记得录我是大歌神的时候,太迟了,中间布置道具的时候,大张伟就维持着老北京做派在一旁睡着了。
































































他对这个节目没什么好的记忆,纯粹拿他当段王爷消费,最后一期终于能正经唱歌,结果还被剪掉了,他回家看着节目,没啥感想,就是无力。
































































然后就莫名其妙想到那个染着绿头毛在中场间隙打盹的人。
































































一时间薛之谦居然有点悲凉,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了谁,为了什么。他还记得录那期的时候两人蹲在摄影棚外黑暗里聊天,大张伟点了根烟给薛之谦,自己也抽了一根。黑暗里就看着一点红光明明暗暗的。
































































“你喝点甜水不?一会儿别体力跟不上。”大张伟的声音带着点惯有的笑意,他抽一口眼,拍拍薛之谦的肩膀,“悠着点。”
































































两个人录完瘫坐在外面沙发上,很默契的一人一头,互不相干。
































































大张伟不知道又想到什么馊主意,拿出手机,“薛老师咱们拍个合照呗?”
































































然后就拍了,一人一张,并没有因为合照坐的近一点。
































































一时间微博众人闻风而动,风头无二。




























































































评论
热度(300)
  1. 我该叫什么好呢临沂 转载了此文字

© kind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