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姓隽

【大薛】没关系

反正我现在也很悲伤

研墨台里的猫:

太久不发东西果然会掉粉。【悲痛】



祝我生日快乐。


大薛半架空。


ooc私设严重预警。


【大薛】没关系




  总有些人,谁也不能代替。不管怎么挣扎,他就在那,难以忘记。
  
  
  
  音箱、灯光就位。
  导演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这里是由金立手机独家赞助播出的《爱与生活》栏目,金立S10,四摄拍照更美。”
  主持人坐在沙发上,她穿了一条知性的米白色的连衣裙、头发随意挽在一侧,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
  “欢迎本期节目的嘉宾,他是迷倒万千少女的深情王子,他是让人很有安全感的居家好男人,让我们有请著名歌手、同时也是米其林二星厨师的,薛之谦!”
  大门打开,薛之谦走出来。头发染成漂亮的奶金色,戴了一副黑框眼镜,简洁的黑色耳环扣在左耳,他这个样子越发显得一张脸精致艳丽,合体的西装衬得他腰细腿长,温润谦和。
  粉丝的尖叫声震耳欲聋,他报以温柔的笑。
  “大家好,我是薛之谦。”
  
  薛之谦礼貌地微微颔首鞠了躬,坐在了沙发的另一侧。
  “欢迎薛老师来到《爱与生活》节目。”
  
  主持人笑一笑:“说起来薛老师今天上这个节目没关系么?”然后又面对镜头解释道:“因为大家都知道,薛老师有一个圈外的爱人,很长一段时间了,保密工作一直都做得很好,虽然一直没有结婚,但是两个人也是十分的恩爱。那么平时两个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呢?”
  
  “因为我的工作很忙嘛,他平时就在家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工作结束之后都会尽量赶回家里给他做饭,但是实在回不去的话也没有办法,只好让他订外卖啦。”
  
  “诶诶?是薛老师做饭么?”主持人一副惊讶的样子。
  
  “他比较笨啦。”薛之谦想起大张伟笨手笨脚拿着菜刀的样子,不禁笑起来:“他可能连糖和盐都分不清,而且厨房嘛,还有很多刀具啊,热油啊之类的,不敢让他碰的。”
  
  “哇,那她真的好幸福哦。”主持人已婚多年,脸上浮现出一丝羡慕的神情。“刚才薛老师有说,您爱人平时她就在家做喜欢的事情,那么请问她是属于那种...全职太太么?”
  
  大张伟喜欢自己写歌。平时就窝在小屋子里抱着吉他研究谱子。有时写的入神了连吃饭都会忘记,还要他端着吃的和甜水儿敲门进去。后来他忙于生计,下班回到家把大张伟从小屋子里挖出来的时候天都黑透了,大张伟饿了一天,血糖低得站着都晃,靠在他身上,小声说:“薛,我好饿。”
  
  “啊...也不能这么说吧,他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再说,赚钱这种事我来做就可以了。我有能力赚钱的情况下还是希望我的另一半可以不用为了生计奔波的。他只要每天开开心心的,睡觉睡到自然醒,起来玩一会,做点自己想做的事,好好吃饭这样就可以了。”
  底下的粉丝们忍不住尖叫起来。
  主持人拿起话筒:“哇,薛老师真是个好男人,你看,底下的粉丝都沸腾了,她们肯定一个个都想当谦嫂想的不得了了。”
  
  薛之谦立刻板起正经脸,对着下面说:“不行哦。我已经被套牢了。不过没关系,你们也一定会遇到一个合适的人的。”
  “哈哈,薛老师说的对。那么接着刚才的话题,您爱人平时都喜欢做什么呢?”
  “啊,这个嘛,他喜欢自己写一些歌曲。”
  
  “天哪,您这一家都是音乐才子才女啊。”主持人忍不住感慨。
  “是的,他是超级有才华的那种,写的歌都超级好听,而且还会做电音。你们以为他做电音就是啊啊啊啊那种么?我跟你们说,他做电音超屌的。”
  
  主持人看着薛之谦一脸的小骄傲,忍不住笑起来。
  “那平时薛老师会和谦嫂一起写歌编曲么?”
  “这个是不会的,因为我们两个的音乐风格不太一样。”薛之谦歪着头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下:“我是比较写抒情啊、失恋啊那一类的歌的,但是他比较喜欢那种活泼欢快的歌。”
  
  乐队还没有解散的时候,两个人就会为了这种事情争吵。薛之谦觉得情歌的传唱度比较高,而且很容易带入真情实感;但是大张伟认为,那种情呀爱呀的歌太磨叽,而且听了心脏疼,乐队是为了要让听众开心,所以要唱些开心的、能燥起来的歌。最后的结果一般都是两人各退一步,唱些欢快的情歌。
  
  “那说到这个,薛老师您平时写歌的灵感都来源于哪呢?”
  “当然是源于生活嘛,只有真情实感才能写得出好歌,只有自己真的是真诚的、融入到那个环境中的,写出来唱出来的歌才能感动别人,别人听了才会有感觉。”
  “可是薛老师明明不应该有这些体会啊...这么说薛老师也是会和谦嫂吵架的么?”主持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薛之谦一愣。
  “啊,是啊,在一起过日子难免的嘛。”
  “啊——?”底下的粉丝开始起哄。
  主持人也有些不解:“薛老师很宠谦嫂的啊,从刚才的叙述中就能看出来,而且听说薛老师之所以会出国去学习烹饪,也是因为想给爱人做健康可口的饭菜。不过生活嘛,难免会有一些摩擦,那你们日常都会因为一些什么事情争吵呢?”
  
  
  ......都会因为一些什么事情争吵呢?
  
  最开始是因为歌曲。后来是因为乐队。乐队到底还是解散了之后两个人冷战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终归是和好了。那之后大张伟就躲在屋子里自娱自乐地写一些歌,再也不肯背着吉他站在舞台上面。两人租了一间不足四十平米的小屋,在北京寸土寸金的地方,薛之谦开始为了生计疲于奔命。一开始是零零散散打几份零工,买一些超市快打样时的便宜蔬菜,每天换着样给大张伟做吃的。日子勉强能过下去。之后他找到了一份餐馆服务生的工作,开始有固定的收入,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他会买一些肉、或是鱼啊虾啊的,给两个人改善伙食。后来他还是放不下音乐,索性跑到一家酒吧做起了驻唱,但是这样他的工作时间就太长了,再没有时间回家去照顾那个生活九级残障的人。他会给大张伟定好外卖,在饭点给他打电话提醒他吃饭。早先他还会记得每天换换样,营养均衡荤素搭配,可是慢慢地他忙起来就会随随便便订一份什么,再之后他就总是忘记了。家里的衣服堆了一个月也没人洗,他总是在凌晨回到家里,一下扎在床上倒头就睡。有几次把大张伟吵醒之后,他再半夜回来就不会进卧室了,直接就睡在沙发上。到了第二天的早上就又匆匆忙忙地去工作。
  有一天晚上回来,他发现大张伟坐在沙发上等他。他有些惊讶,但还是走过去搂住大张伟的脖子。
  “你怎么还没睡啊。”
  “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
  他太累了,没有听出大张伟语气有什么不对,他歪在大张伟的怀里,没有多一会儿就睡着了。进入梦乡之前隐隐听见大张伟说要出去工作,他还胡乱挥手,说,不用,我会养你的。
  
  
  “薛老师?”主持人忍不住提醒了他一声。
  薛之谦这才回过神来。“啊,对不起对不起,刚刚有些走神。啊来,3,2,1,走。因为我的工作太忙了,会因为这个原因吵架。”
  “工作太忙?干这一行的工作都会很忙吧。”
  薛之谦点点头:“是。我以前是一个比较以工作为重的人。但是这样他就会总是见不到我,没办法好好沟通,我也不能很好地照顾他,会很没有安全感。”
  “所以现在薛老师就会早下班,多花些时间来陪伴爱人。”主持人把话接下去。
  “陪伴这个...啊不,对,我现在会尽量每天都回到家,然后做一些他喜欢吃的菜,时间早的话还能和他一起看看电视、打打游戏之类的。”
  “两位真是恩爱。让我和现场的观众朋友都吃了一大把的狗粮啊。”主持人开了个玩笑,然后接着问下去。“那么,谦嫂听完您的歌之后,两个人就和好了么?”
  薛之谦淡淡地勾了一下唇角,没有回答。
  
  
  因为他不知道。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过争吵了。上一次争吵还是十年前的事。
  
  或者说,那是他们最后一次争吵。
  他记得那是一个半夜,那天晚上的天出奇的不好,刮着大风,天上灰蒙蒙的一片,看不见星星月亮。他走了挺远的夜路回到家里,大张伟就站在家门口等他。
  大张伟又提出了自己出去工作,让他辞掉酒吧工作的事。
  两个人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
  “薛之谦,我不是您养的一小宠物。我也可以出去工作,我也可以养活自己。您说说吧这一个月咱俩能见上一面、说上一句话么?”大张伟的表情是严肃的,他望着薛之谦。
  薛之谦低着头。
  “对于我来说,生活不是琴棋书画烟酒茶,那不现实。生活就是柴米油盐,就是洗衣服做饭,就是我下班回来能看见您,咱们晚上能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看电视、聊一聊白天单位发生了什么事,晚上让我搂着您睡一觉。这样家里才有烟火气,才像是个家。”
  大张伟沉默了一会,说:“你把酒吧那工作辞了吧。明天我会出去找工作。”
  薛之谦抬起头,他看着大张伟,坚定地说:“我不。”
  “我不要过那么平庸的生活,我现在是很累,但是我很快乐,我每天能唱歌,会有人来听我唱歌。”
  “但是那很不安全!你酒量就那个程度,多少次差点出事?”大张伟的语调高了起来。
  “大张伟!要不是你解散了乐队,我会跑到酒吧去唱歌么?”薛之谦的语调也跟着提了上去。
  “薛之谦,乐队不是你说想要一直坚持下去,就能坚持下去的。生活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都是这么没有办法。生活它不可能就像你想的那样,那么那么梦幻,那么的不切实际。”
  
  他记得自己那个时候委屈的不得了。又骄傲又清高。一时间口不择言喊回去。
  “那你去找个会生活的人过吧!我是不会那样碌碌无为苟且地过一辈子的!”
  他记得大张伟那个时候沉默了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
  
  最后闭着眼睛摇了摇头,说:“也好。真的是太累了。”
  
  “薛之谦,我们分手吧。”
  
  
  主持人当他是默认了,已经在按照台本继续往下cue流程。
  
  他和大张伟已经分手十年了。
  这十年里他出道,红,过气,然后再努力红,他甚至还用了两年的时间出国学习烹饪,学的最好的是煎培根和炸鸡翅。
  他为大张伟写的歌每一首都揉进了最真切的情感。从雪下的那么深,下的那么认真,一直到我害怕揉揉眼睛,就错过了你。然后里面的大部分红遍大江南北。
  他相信大张伟一定听得见。
  
  主持人慢慢把话题引到正题上。
  薛之谦也大方自然又不失幽默地给大家分享了很多生活里的小常识。从做饭的心得到清洁打扫的小窍门,他都说的头头是道。
  他想告诉大张伟,他已经学会生活了。虽然他还是站在月光下的白玉台上唱着阳春白雪,但是,他可以同时好好的生活、好好地照顾他了。
  
  从来就没有什么秘密恋人。
  从来就只是他记忆里的大张伟。
  狗仔记者成群结队前呼后拥也扒不出一星半点的证据,因为他的任何一套房子里都没有人。任何一套房子的卧室、那一半的床,都留给了大张伟。
  
  他希望大张伟能看见。
  
  他还在等他。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二位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呢?”
  “这个...我们还没有讨论过。不过,也许快了吧。”
  “那在这里就先恭喜两位好事将近了。”
  
  主持人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表。
  
  “我们这期节目到这里就差不多要结束了,请问薛老师有什么话想要对爱人说么?”
  薛之谦沉吟一下,点点头。
  他清了清嗓子,做了两次深呼吸。他极其郑重地拿着话筒。
  
  “你以前说我就是你的的destiny。我们在一起就是珠联璧合。我们在一起就是完整的。”
  “我是心的跳动。”
  “你是血的潮汐。”
  
  薛之谦站在舞台上,那是演播厅的中心,数不清的人坐在下面。
  
  “现在我想说,我做了你喜欢吃的炸鸡、培根还有红烧鱼,炒了扁豆,蒸了鲜虾水蛋,煲了排骨山药汤,还有炒的酱油饭。现在生活对于我来说也是洗衣做饭,人世间最暖的烟火气就是炊烟。”
  
  “你今天回家吃饭么?”
  
  说到这里,薛之谦就停下了。主持人看过去竟然发现他眼里有泪。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和爱。”主持人声音温柔地对今天的节目进行总结。“我相信她看了节目之后一定会很感动,你们之间的感情也会更好的。”
  
  “那么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谢谢大家的收看,也非常谢谢我们的嘉宾薛之谦,下期节目再见。”
  
  
  
  
  
  \\\\\\\\\\\\\\\
  
  
  
  
  
  大张伟没有看节目。
  他在和他会生活的小女人一起做饭。
  女人长相一般,身材微微发胖,烫了小卷的头发简单扎在脑后。大张伟俯身为她系好围裙的带子,凑到她耳边说:“媳妇,我想吃培根还有炸鸡。”
  “没有没有。”女人凶狠地挥一挥勺子:“成天就想着吃肉,你今天上班工作做好了么?”然后毫不温柔地指挥大张伟:“去,到那边的柜子里把盐和酱油拿过来。”
  女人回头看见大张伟又耷拉着脑袋,一双狗狗眼眼角下垂、可怜巴巴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上了年纪一笑眼尾就会叠起一些细纹。
  “但是今天给你炒酱油饭行不行啊?”
  大张伟一下子就开心起来,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颠颠地把酱油瓶子递过去,轻轻亲一口女人的侧脸,说:“媳妇,你对我真好。”
  
  
  
  
  
  FIN


评论
热度(106)
  1. 海上英伦研墨台里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一枪,仿佛突然失去了梦想(。•́︿•̀。)他最终伴着风月和执念,与人间烟火为邻,守着...
  2. 海上英伦研墨台里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陌路花開的彼岸
    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一枪,仿佛突然失去了梦想(。•́︿•̀。)他最终伴着风月和执念,与人间烟火为邻,守着...

© kind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