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姓隽

一辆车203番外

哈哈哈哈 社会社会 希望我也可以有这样的朋友

两只铁板鱼:

不是你想象中的车。
是真的汽车番外
没文笔没逻辑
大家元旦快乐!
祝大家开心


番外一:校园暴力
晚上10:10


    钟易轩上车就感觉到了车上有些不太正常的氛围。


    六个人也不说话就直勾勾盯着他看,让钟易轩脸上不自觉挂上僵硬的笑容。


   “怎么了这是。”



    和钟易轩一块儿来不明真相的毛不易先开了口。


    “钟易轩,你自己说。是不是有事情没告诉我们。”


    廖俊涛目光一直没离开过钟易轩。


    “啊?”


    钟易轩被几个人严肃的眼神弄的浑身不自在,仔细想了想究竟是因为个什么事情让大家如此凝重。


    得。看来是瞒不住了。


    钟易轩拍了拍脑袋,心下叹了口气。试探性开口问了问


   “足球场的事?”


   “对!”


    前面的孟子坤激动的很,怀里的书包给他扔到了过道里。


   “有人找你麻烦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如果不是竟力吃饭的时候听到你还真打算一个人解决了?”


   “是不是朋友啊?”


   “轩轩你也太胡来了”


    钟易轩被前排几人的话怼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求救性看向毛不易。


    从只言片语中了解个大概情况的毛不易眉头皱的越来越深。


   “怎么回事。”


    这下成了八个人盯着钟易轩。


    钟易轩咬了咬下唇,笑的乖巧。


   “没事啊。就足球小王子你知道,铲球是很正常的嘛。谁知道被铲的那个兄弟看我不顺眼,要找我干架。”


   在几人还没开口说话时钟易轩连忙接了一句。


   “不过没事啊!找事的你们也知道,4班的怼天怼地事实上怂到不行的那个,他肯定不敢真找我的事,干不起来”


    “他怂归他怂。事该平还得平。”这是翻手腕的孟子坤。


   “挑事,弄他。”这是撸袖子的赵天宇。


   “给他脸了是不是。”这是放下了保温杯的张洢豪。


   “干他。”这是呼噜了两把自己平头的李炎欣。


    “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校园暴力本力。”这是撩刘海的王竟力。


   “他给你约的哪?”这是活动手指关节的廖俊涛。


    毛不易也不说话,低头牵起钟易轩的手揉着他的手指。


    钟易轩失笑看着突然社会到不行的一群人,也没把手收回来。


   “就明天上午放假后,步行街咖啡店二楼。”


    廖俊涛瞪了钟易轩一眼,记下地址。


   “事情完了再找你算账,到时候宰你顿狠的。”


   “嘿嘿嘿。”


    钟易轩只是笑,车上的氛围活络起来,唯独毛不易依旧不说话,也没撒开握着钟易轩的手。


次日中午11:30


    钟易轩在咖啡店二楼,见到赵天宇四人后笑的拍桌子,差点没给嘴里的珍珠呛死。


   “卧槽你们这是啥啊哈哈哈”


    赵天宇和孟子坤,以及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回事的周震南和马伯骞四人,一人身上披了件貂。


    黑的白的彩的,浮夸到不行。


    周震南拢了拢身上的貂,递给钟易轩一个眼神。


  “你懂什么小黑,这叫气势。”


   四个人排排坐到钟易轩对面。


   “注意坐姿。”


   在周震南的提醒下,四个人统一翘起二郎腿,双手放到膝盖,抬头挺胸,用下巴对着钟易轩。


   “高贵高贵。”


    钟易轩努力忍住笑,调整成与四人相同的姿势,贵妇般鼓了两下掌。


   “用不上了。人怂了,没敢来,刚刚给我打电话道歉了。”
   

    “我去。怂成这熊样还学别人校园暴力。”


   “南南你不能这么说。校园暴力这种事情不好,无论怎样都不能学。以暴制暴也是不对的,如果他今天真的来了我们也不能真动手…”


    “马老师我喝咖啡。”


    “不是南南…”


    “咖啡”


    “…好吧我去买。你们喝啥我一块带来。”


    马伯骞脱下貂下楼去点单,临走时还留下一句南南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马伯骞走远后周震南撇了撇嘴。


  “马老师整个人都散发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光芒。”


   “那叫正直”


    钟易轩喝了口奶茶嚼着珍珠,口齿不清的问到其他人的行踪。


   “其他人呢?”


   “张洢豪说李炎欣外形有优势,带着去他对面9.9店买纹身贴和金链子了。”


   “王竟力来的时候嫌涛涛刘海太温顺给他剪了剪,现在正从理发店补救。”


    “毛不易呢?”


    “不知道,半路毛老师跟我们分开了。”


    “你们四个的貂也太高贵了吧。”


    “由周震南的母亲倾情提供”


     四个人凑在一起开始东一句西一句的聊天,过了一会马伯骞端着咖啡上来。同行的还有李炎欣和张洢豪。


   同行的李炎欣半褪外套,露出里面的跨栏背心,脖子上带了条金链子,手臂上贴三四个纹身贴,表情巨凶。


   张洢豪不知道从哪搞了件全是铆钉的黑色皮衣,紧身裤加马丁靴,要多朋克有多朋克。


    钟易轩再次笑倒在桌子上,整个二楼回荡着极具穿透力的笑声。他刚直起身要停,又看见了楼梯口的廖俊涛和王竟力。


    廖俊涛的刘海整个梳了上去,刚洗过的头发还没干透,眼角还有勾出来的眼线。


    王竟力顶着一头脏辫,肩上扛了根棒球棒,走路带风。


    “你们不是来打架的是来蹦迪的吧?”


    一行人碰面后,不知哪来的勇气互相嘲笑着。


廖:“不是孟子坤你这个貂也太高贵了吧”


孟:“廖俊涛你看看你的眼线。”


钟:“我的妈呀张洢豪你的铆钉居然还是按图案排列的,高级的嘞”


李:“马老师快给我个貂!冻死我了”


王:“李炎欣你傻的吧这天穿个跨栏背心!”


张:“赵天宇真的很像筷子上戳了个球球”


周:“王竟力你棒球棒标签还没摘”


    笑做一团的一行人突然没了声。


    从楼梯口涌进几十口子人,乌泱泱的。


    钟易轩呆愣愣看着从人群中间走出来的毛不易。


    毛不易穿的西装有些不合身,小肚腩勾勒的明显,走两步还踉跄了一下,可能是摘下眼镜换上墨镜有些不习惯。


    毛不易咳两声,清了清嗓。


   “人呢?”


   “没来。”


   “操他妈的。”


   “20块钱一个人,白花钱了。”


    “…卧槽胖子哈哈哈”


    七个人短暂寂静后爆发出响彻云霄的笑声。


    不断感叹着大佬大佬,社会社会,高贵高贵。


    毛不易将一群人送走后走到钟易轩身旁,摘下墨镜掏出眼镜带上。


    “小没良心光知道笑。这西服勒死我了。”


    “没忍住没忍住”


    “本来还有用来震慑的一句话的。”


    “什么?”


  “谁敢欺负钟易轩,老子整死他。”


   “社会还是你社会,全校就属你高贵。”


   “不过胖子,这是我近期听到的,最男人的一句话。”


------------------
鬼知道我怎么写了那么多字。

评论
热度(281)
  1. 陈恩辞两只铁板鱼 转载了此文字
    美好。

© kind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