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姓隽

十夜谈「九」

声声姜。:

bgm:《流泪眼望流泪眼》


又是冬天。多雨的季节。


钟易轩正和朋友们围着桌子喝茶。手机铃声响了。又是廖俊涛打来的电话。



王子叔叔例行和奶声奶气的小公主侄女儿聊了聊日常生活。廖爸爸接过手机悠悠开口,“轩啊,老毛就要结婚了,你真不回来看看吗……”



“又是这句话,”钟易轩转头啐了一声,走到房子外面,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爆发,“都三年了天天跟我说这个,你叫他妈倒是给我结啊!”



电话那头安静了好久。




然后传来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我这不是,在等易轩回心转意吗。”




钟易轩条件反射的按下了挂断键。



一瞬间,潸然泪下。



屋檐上的雨滴答滴答,全落在他心尖上。


落一滴抖一下。



到底是有多久。再没听到这个人的声音了呢。


低沉的,温柔的,像吐了一个烟圈。



钟易轩后悔极了。



该是要录下来的。






等等?毛不易刚刚说什么?


回心转意?!操!





王子在门前踱来踱去,内心斗争良久,还是按下回拨,屏息以待。




幸好,接起来的人是廖俊涛。




惨遭背叛的轩儿仔细想了想,他现在应该生气。对。生气。




“廖俊涛! 行啊你。等着。我马上换电话号码。然后明天就搬家!”



廖甜甜不走心的赔笑,“好好好,行行行,我的不对。换号码换手机都行,可别搬家啊。老毛找你去了。”




“找你去了。”



脑子嗡嗡响。


什么感受。



钟易轩说不上来。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海水没过了头顶。才一直喘不过气。




可海水,怎么会这么甜。








千里之外的帝都。





#毛不易对外宣称彻底退隐。
#巨星不易工作室或将易主。
#毛不易   娱乐圈一代传奇人物的谢幕。





除了工作室一纸声明。巨星没接受任何采访。电话快被打爆了。事情一堆接着一堆。





毛不易却觉得自己越来越轻。



签好最后一个合同。一切就绪。




他走了。


娱乐圈依旧浮沉纷扰,新人辈出。



2017年那个有着腼腆笑容,一曲《消愁》震惊四座的男孩子。


再也不会有了。



毛不易走的那天发了一条微博。



“对过去的自己说,不要怕改变。”



巨星出道十三年,一直在说无论旁人如何变化,都希望自己能够不易不改变。



世事更迭,沧海桑田。


他留给人们的最后一句话却是,去改变。




远渡重洋,跋山涉水。


心无杂念,勇往直前。


易轩,我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虽千万人,吾往矣。






2030年。澳洲新雪。



钟易轩站在家门前,看着大雪里撑着伞的男人。


岁月好像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身材还是胖乎乎,脸颊是自然的红。黑框眼镜后面藏了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睛。站在那儿。不撑伞的一只手紧贴裤缝,显得规规矩矩。





他一步一步的向他走来。




在隔他一米左右的距离站定,歪头笑了一下。


“易轩,好久不见。”


哇哦,好撩噢。



钟易轩笑了,满眼笃定的朝他伸出手。




“你好,业余巨星毛不易。”




两只好看的手交叠覆盖。手心里冰凉的雪花化作温暖的水汽。



“你好。”


“肉包子。”



“钟易轩。”


TBC.



流泪眼望流泪眼,何事不舍得散。

评论
热度(132)

© kind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