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姓隽

【土特产cp】[是刀啊]活着 (五)

想试试,以后说不定也能拍出来

Jen:

(五)


吴愿也是性情中人,这一大段话中的绝望和痛苦,他心知肚明。也不知该做什么,轻轻拍了拍陈佳影的肩,叹了口气。


“佳影啊,人活着,得学会放过自己。”


“我放过自己啦。要是不等他,不想他,不承认自己爱他,假心假意的活着,才是不放过自己呢。”




“没给他写过信吗?”


“还打仗的时候,往黑瞎子岭寄过一些,都没音讯。那时候的日子,大家都居无定所,要找啊,太难了。”








回家后,陈佳影突然觉得特别的轻松。


“这么多年,也没想着和你说说话,难怪你找不到我了吧。”


她打开信纸,一笔一笔得写着。一个晚上,写了好多页。


最后她说:“你要好好活着,我们都好好活着,胜利都等到了,还有什么等不到的。”


这是一封永远寄不出的信,她知道的。写这些,不过给自己一个交代罢了。


写完,她躺在床上,睡了这么多年来第一场安安稳稳的觉。


梦里她见到了和平饭店,见到了自己当年给了王大顶一膝盖,他疼的直叫唤。


又梦见自己被审讯,王大顶一个人在房间心惊胆战。


梦里的陈佳影趁着王大顶一个人,走进了房间,他也居然看得见她。


“佳影啊,他们把你怎么地了?你怎么一回来好像人都瘦了一圈儿了呢?啊?” 王大顶想要上前摸她,却被她一下子抓住了手,轻轻放在了胸前。


他倒是愣住了。


“妈呀佳影,他们不是又把你脑子搞坏了吧?啊?”


陈佳影打断了他的话:“王大顶,你听好了。从饭店出去以后,什么都别管,去做你想做的事,什么都行。我只要求,你好好活着。”


是啊,让我再活一次,那些大义凛然的话,我不说了。


王大顶有些懵:“啊呀妈呀,佳影啊,你这脑子坏的不轻啊。不对,你这不是代替组,组织试我呢吧,我告诉你啊我王大顶虽然是,胆儿胆儿,没那么,大吧,我….”


“你要活着,才能来找我。活着,明白吗?胜利之后,来找我。”


说完这句话,她就走了,出了房门,出了饭店,一切也越来越模糊。


在那道白光出现之前,她又暗自说,你这个人渣,胜利之后,要记得来找我啊!






佳影走后,吴愿总是睡不好觉。那天佳影和他说的话,他忘不掉。


佳影那晚写的信,吴愿也替她收着,总觉得自己有什么使命。大概是这么想的吧,如果有一天自己能活到回东北那一天,就替她找找王大顶。这么有名的一个土匪,要找总也找得到吧。


没想到却先有人来了。


那天吴愿上完课正准备回家,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叫住了他。


“吴教授!” 男生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


“吴教授!您,您可能不认识我,我是以前,陈教授心理学分析课的学生。”


陈佳影走了五年了,也不再有人在他面前提起她,吴愿有些惊讶。“你,有事吗?”


“我....我们屋村游泳来了一对兄妹,十七八岁的样子,说是当年东北一个大土匪的孩子。我早上看他们在手写传单,望了一眼,他们要找陈教授,陈佳影。” 


吴愿愣了一下:“快带我去。”




从屋村出来,吴愿带着两个孩子回家,拿着佳影死前写的信,放在手里看了又看,才交给两个孩子:“你们拿好了,千万不能丢。算了,你们都会写字儿吧?”


两个孩子点点头。


“那在我这儿抄一份,然后两份一起带走。把原本的那份儿寄给你舅。”吴愿立马又自己摇摇头,“不行不行,这样吧,你把你舅广州的地址给我写一份儿,我让能回去的朋友给他带过去,见面给,我放心。” 就这样,孩子们抄走了一份,原来那封,就留在吴愿这里,后来他好不容易才辗转托人连同一些陈佳影的遗物,和自己的一段话,一起捎给了王大顶。




原来,孩子们一个星期前才游泳过来,不是王大顶的孩子,是他的外甥外甥女儿。大顶和大花是游不动了,就只能让孩子游过来,过来也是想要更好的生活,但王大顶用他最后一点儿聪明才智,和这些年没有泯灭的希望,写了一封短短的信让孩子们带着,说安顿好了,就帮着舅舅找找舅妈。大花儿调侃她哥说这么短的信太不真诚了吧,王大顶一皱眉头:“你懂啥?你嫂子就喜欢这样的,干脆,利落,不含糊,这么多年没见了,第一印象得整好咯。”




“您要是去,去,” 女孩儿半天说不出口,男孩捅捅她让她别说,女孩儿执意要说:


“舅妈不在了也要说,您要是带这封信烧给我舅妈的话,我舅还说了,见着舅妈别提他游不动了的事儿,就说是要留着力气呢。”


孩子显然没懂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就想着舅舅千叮咛万嘱咐,必须得传到了。听到这儿吴愿轻笑了一声,这该是个挺有趣的人吧,是啊,佳影等了一辈子的人,一定是个特别有趣的人。




王大顶收到吴愿寄来的东西,已经是半年后了。


那天,他一整天都没有出房门, 把佳影的信看了又看,物件翻了又翻,也不说话,也不哭,好像傻了一样。也不吃饭,家人怎么劝都不行。


头发已经花白了,佳影啊,大顶头发也花白了。


半夜,一个人走出了屋子,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望了望天,笑了:“也好,你没看到我中间英勇作战的过程,就看到我现在的样子,脸上有条疤,腿比以前更瘸了,背也挺不直了,我怕吓着你,更怕你嫌弃我。挺好的。你说的对,没啥等不到的,我这不是把你等来了吗。你别后悔没和我做约定,打见着你第一面儿起,我就自个儿做了约定,这辈子我就只娶你。也别后悔没告诉我你爱我,我们的心啊,通着呢,你说的那些绞着,烤着的疼,我都感觉的到,我知道你爱我。我都知道。”


过了好久,他又开口了,但这一开口,声音就颤。


“不过啊,” 大顶吸了一口气,眼泪开始止不住的流,“大花这嫂子嫂子,都叫了半辈子了。你没能亲耳听到,可惜了。”


“可惜啦!” 他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又蹲下了,脸皱成一团,蜷缩着身子,痛痛快快得哭了起来。


你怎么,就没再等等我呢。我那么努力的赶路,就差那么一点点啊。我还想带你去好多好多地方,我还想和你说好多好多话。你怎么就不等我了呢?


下一世吧。


多远我都找得到你。








吴愿把大顶之后的信烧给了陈佳影。


他特地选了年三十儿那天去烧。一个留了一辈子洋的假洋鬼子,这件事儿上倒也迷信起来。他觉得,过年都得回来吃年夜饭拿些钱用,这时候烧,佳影才收得到。


却还是没能抵住好奇心,烧之前吴愿看了一眼信:




佳影啊,可把你找着了。怎么样,这次我可赢了,你那么聪明,还是让我先找着你了。


跟我回黑瞎子岭呗?嘿嘿,我知道你也等着我呢。




这些年啊,我没成为一个多伟大的人。我就拼了命也得活下来,我得留着命见你。


我知道你看到这句又要教育我了。那就教育吧。


还剩下的这小半辈子,我天天让你教育。


爱你的 王大顶




--------------------------------


一个多月后吧,王大顶也在睡梦里走了,去找他的佳影了吧。


那个年代啊,陈佳影和王大顶,太多了。


特别喜欢这一句话: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如果在这一世我遇见了陈佳影,我会告诉她,一切还没有想的那么好,光明还没有真的来到。


但你看啊,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所以总会来的。


如果你在这一世,请你好好活着,好好的去爱吧。 


如果还要有牺牲,还要有分别,就交给我们这一辈来承受吧。


你们这代人啊,丢下的太多了。


我就想帮你一件儿一件儿的找回来。






--------------------------------


第一世结束。




第二世,或许会写的吧,写的话一定会是糖的,我对住灯火发誓




其实文章是一晚上写出来的,分了几天发。




上次写同人是2012年了。


记忆犹新。


今年把其中一篇拍成了毕业电影。


但说真的是第一次粉上了角色的cp。 挺好的。真人太残酷了。


今天和朋友聊起半言,心还是绞着痛。




但人得为一些信念活着,这是我一直坚信的。


现在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了。


但以前,还没有lofter以前吧,啊,暴露年龄了。


那些和我一起彻夜难眠的大家伙儿们, 都是拿整颗心,去相信的。


相信真心, 相信爱情。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那光明的彼岸,会到的。




晚安。



评论
热度(125)
  1. 紫幻Jen 转载了此文字
    Jen:
  2. kinderJen 转载了此文字
    想试试,以后说不定也能拍出来

© kinder | Powered by LOFTER